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财经 查看内容

脱钩之势推动下,美中资本正在远离对方市场

加新网CACnews.ca| 2024-6-8 11:00 |来自: VOA美国之音

2021年以来,美国风投基金撤出中国市场的速度显著加快。长期从事美中跨境投资的弗兰克·刘(FrankLiu)对此深有感触。作为在中国经营投资初创企业孵化器的负责人,刘先生曾在美中投资合作紧密的时期,为美国创业者和投资人搭建了进入中国市场的平台。然而,如今这些曾经活跃在中国市场的美国投资者纷纷离开,成为美中在投资领域脱钩的缩影。

美中在风投领域逐渐脱钩

根据财务数据研究公司Pitchbook提供的报告,美国投资人2022年在中国的投资总额骤降至97亿美元,只有2021年的不到三成。2022年,美元基金在中国承诺投资的项目只有31个,为六年来最低。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商务研究主任威廉·芮恩施(WilliamReinsch)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企业清楚地看到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风险增加,并正在做出相应反应。因为不确定性太大,风险太大,导致投资变得不再划算。”

从事美中跨境投资的刘先生对记者表示,自中国取消新冠清零政策以来,他在过去的一年内曾尝试力促美中企业在投资领域的合作,但是并无成效。相反,越来越多相熟的美国投资界人士离开中国。

他认为,美国资本退出的首要原因是美中关系的不确定性,因为美国资本的投资一般比较长期,不确定性越大,则代表长期投资的风险越大。他说:“美国投资人对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这种风险评估看得特别重。”

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多次释出欢迎外资的信号,但刘先生认为:“(美国投资人)不是你政府说一句话他马上就信的,他是看你怎么做,他看你的行为,而且这个行为他看不是看一天两天,他甚至会观察一年两年。”

曾在2001年至2016年担任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Commission)成员的芮恩施通过电子邮件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不确定性成为了美国资本撤离中国市场的主要因素。他说:“尽管中国声明欢迎西方投资,但国家安全部突袭西方公司办公室和拘留员工等行动发出了比政府所说的任何内容都更强烈的信号。”

去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总统行政命令,限制美国实体对中国的半导体与微电子、量子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这三大领域的投资,并要求美国投资者向美国财政部通报属于受限类别的投资。此举进一步推动了美中在投资领域的脱钩。

美中曾有投资蜜月期

自2008年起在中国经营投资基金的资深风险投资人杰弗里(Jeffr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回忆起美中之间在投资领域曾有一段蜜月期。

“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我觉得最黄金的时期可能是2000年以后,尤其是08年左右,中国整体是一个非常开放,非常融入世界的这么一个状态,”他在采访中对记者说道,“不管是互联网经济也好,移动互联网经济也好,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些外资或者美资在里面参与的话,我认为中国的这些行业是不可能到今天这个阶段的。”

事实上,中国科技业的领头羊百度最初获得的风险投资中就有美国资本,在美国获得大量用户的中国电商平台Shein和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成功也都离不开美国投资人的支持。

杰弗里还回忆说,在2010年左右,美元基金在中国甚至享有“超国民待遇”。他解释道:“外资到地方时,当地都会给非常高的礼遇,领导可能都会出面接待,也会提供一些便利,在办理工商等各种手续的时候,可能也会给一些所谓的绿色通道。”

贸易战、疫情成为转折点

杰弗里和刘先生都认为美中贸易战和中国在疫情期间严格的封控政策是两国风投领域从合作不断到逐渐脱钩的转折点。

2018年3月,美中贸易战打响,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而中国也采取了报复措施,对一些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此后的数年里,美中两国在贸易领域摩擦不断。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从2016年创历史新高之后大幅度下降。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数据,自从2018年以来,中国几乎不再在美国投资,即使在2023年,当中国在全球的投资开始复苏,在美国的投资依然微乎其微。

而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在贸易战期间都比较稳定,直到疫情期间才大幅下降。在硅谷经营一家投资基金的美国人史蒂夫(Steve)表示,中国严格的疫情管理政策对他和公司员工都是一个冲击。

史蒂夫很喜欢中国文化,公司也曾在香港设有办公室。但现在,他的公司已经将香港的员工派驻到新加坡和加州硅谷。公司原本会定期派人前往中国,和获得投资的中国企业的管理层开会,掌握企业的经营状况。但这一正常商业行为在疫情期间无法开展。而现在虽然疫情封控已经过去,但他手下的员工也不太愿意前往中国出差。他坦言,这让他对于未来投资中国公司更加谨慎。

杰弗里提到,几年前,中国人对于美国的资本与技术是一个积极并且向往的态度,但是从贸易战开始,美中关系不断恶化,中国国内到处充斥着反美情绪,这让美国资本和美国产品不但不再享有优待,有时候反而成了负面的象征。

杰弗里表示,这种反美的情绪以及美中关系的剑拔弩张,有时候也会让企业在选取投资人的时候进行自我审查。除去发改委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在政策层面有硬性的限制以外,许多中国企业也将引入美国投资人视为一种麻烦,比如在公司管理和公司结构上就要格外小心。如果公司发展过程中做政府的项目,也会比较敏感。

杰弗里说:“中国的企业,除非是非常适合去美国上市,不然也不需要去选择美国投资人。如果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给出的条件是一样的,就会选人民币基金。”

美中各有新的投资方向

根据《华尔街日报》今年5月的报道,在国防领域的打造战场软件、军用无人机和自主潜艇的初创企业正成为美国投资人的“新宠”。

自2008年起在中国经营投资基金的资深风险投资人杰弗里(Jeffrey)在接受美国之音视频采访时则表示,他看好美国的基建和新能源领域。他说,2021年,拜登政府宣布了逾2万亿美元的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增加了美国本土的投资机会。

目前已经在美国定居并投资美国项目的杰弗里还表示,美国资本对于印度、墨西哥等发展快速的进行市场的兴趣增加。“可以去印度,墨西哥等对美国友好的国家,不需要冒很多风险去投资中国。”他说。

根据印度外交部的数据,2023财政年度,美国是印度外国直接投资(FDI)的第三大来源国。

中国的企业则获得了中东资本的青睐,这也和中国与中东国家外交关系的升温有紧密联系。仅在去年,来自中东的投资公司就对包括蔚来汽车在内的多家车企进行投资。沙特投资部(MISA)也表示有意在大湾区开设办事处,以扩大其在中国南方的业务。

从事美中跨境投资多年的弗兰克·刘总结了现在中国风投领域的两个热点。一个是如奶茶,面馆这样的消费行业。这些行业和中国本土的文化热点与消费习惯紧密相关,外国资本投资时并无优势。另一个热点则是无人驾驶这样的新科技,在该领域,中国企业倾向于投靠与政府关系密切的知名中国投资公司,因为这可以帮助初创企业得到各种政府的批文和许可。

“最受中国公司青睐的投资人,一个是腾讯,一个是百度,背后都有很多资源。”他说。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被虐到哭!中国最难爬的山 专治嘴硬的外国人

中国 昨天 10:36

日本女生便利店买冰淇淋 为何更容易被人跟踪?

社会 昨天 10:35

答应送女友去机场却爽约 女友把他告上法庭:赔钱

社会 昨天 10:35

胡塞武装赶跑“艾森豪威尔”号航母 菲律宾懵了

国际 昨天 10:35

杨幂论文风波升级!行程太满被质疑找枪手

娱乐 昨天 10:35

华裔富二代救母弑父无罪释放 案件又被推翻判20年

华人 昨天 10:35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